如果说阿根廷队被冰岛队1-1逼平、巴西队被瑞士队1-1逼平都算是小冷门,那第一个大冷门终于还是靴子落地了。

2014年巴西世界杯,德国队半决赛7-1屠杀巴西队、决赛1-0绝杀阿根廷,风光无限。

而德国队在世界杯首战的战绩是13胜4平1负,36年来首战没输过!而且次前四届世界杯首战最少也打进4球,其中02年世界杯首轮更是8球大胜沙特.

这一次在俄罗斯世界杯,德国队0-1负于墨西哥队,首次首战输球,而且未能进球。

关于这场比赛可以复盘的枝节很多,但我不是体育博主,以足球为引子去看电影才是我真心意。

2011年的德国电影《最伟大的梦》(又被译为梦想的课程、圆梦足球),这时候最适合给德国球员共飨,巅峰之际遇挫败最是打击,要找回初心,才能不失信心,征程还长呢。

去英国牛津留学归来的德国青年康德拉-柯赫受到布伦瑞克一所中学的校长邀请,担任全德国中学第一位英语老师,他的行李中有一个从英国带回来的足球。

那时候的德意志尚武好战,推崇军烈,收服法国后还一心占领英格兰。那时候的德意志少年对英格兰的了解非常负面和片面,当时学校里受尊崇的运动是体操,对在英格兰已经流行的足球完全陌生。

饰演柯赫的丹尼尔-布鲁赫(演过再见列宁、美队3)出生在西班牙,在一众德国面孔里多少带点异域风情,把男主的英气、先锋、柔情和坚定演绎得很具备魅力,甚至还在一场“学生母亲推门意外撞见”的戏中展示了一下背部。

柯赫“从海岛上带来的新风”很快就引起了类似校董会的反弹和压制,学生们也对学习英语不以为然。

柯赫苦恼时忽然想起了从他带回来的足球,他通过足球射门(kicktheballintothegoal)的演示活动,引发德国学生的好奇心,然后通过教足球英语术语的单词,带动学生们学英语的兴趣,进而英语课增加了在体操房里一边踢足球边一边学英语的项目。不管学什么,兴趣始终才是最好的老师,精神一旦得到激发,动力也就有了出口。

穿着西装、皮鞋踢球的孩子们在足球世界里找到了乐趣。瘦小的伯恩斯代特表现出踢足球的天赋,很快成为班级里踢得最好的。

柯赫宣导“摒弃日耳曼式粗头笨脑的想法”,在哈通父亲为首的富人阶级保守派眼里这“使学生产生了不同意见的分歧”、“这个游戏(足球)促使了年轻人的腐化,并使他们变得暴力”。柯赫苦口婆心,劝导说德国人认同的“坚强的意志和集体主义观念”品质可以通过足球运动展现出来也未见效。德国人的顽固不化不可低估,哈通父亲多次找茬、施压,令得足球被禁,并且禁止的范围一次比一次广。

先进思想的传播总不会是那么顺利,愈是一波三折愈显得珍贵不易,跟竞技体育中对手越强大则胜利越伟大,是一样的道理。一个被束缚的先锋是没用的先锋,不要被一小撮权威破坏信心。

关键时刻,被感化的哈通冲破父亲的钳制,想出治本的方法,促成了柏林的皇家教育局要前来学校考察,评估是否该把足球运动列为教育补充内容。

一群英国孩子应柯赫邀请造访当地,踢一场足球友谊赛,自我意识觉醒的孩子们克服压力赶来公园应战,围观的人群里就包括了皇家教育局的评估团。

随着比赛的进程,评估团的态度也由“我们绝不能允许这样子的比赛,无纪律性,不整齐划一,完全不像德意志”,逐渐转变成了“激动人心啊,太了不起的比赛!”

德意志孩子们收获了2-1的胜利,也得到了市民的认可,他们自身的成长也如春风化雨,势必自此浸润此后的人生。

经历了风雨淬炼和历史的考验,德国足球的韧性应该远不是世界杯第一场小组赛失利能毁坏的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